时珍网
www.shizh.net
互联网医疗将纳入医保 多方入局角力万亿市场 国家带量采购后 这些是关键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手术导航系统采购项目废标公告 防城港市第一人民医院数字化X射线透视摄影系统招标公告 四省市医用耗材联合带量采购非中选胶片产品价格申报信息 广州市番禺区第六人民医院数字X射线摄影系统结果公告 中医药服务纳入自贸港新增鼓励类产业目录 福建2020年第三季度符合动态调整新增挂网产品名单 375个集中采购未中选药品开始降价(附名单) 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采购全数字化通用型平板血管造影系统招标公告 通化市中心医院经颅磁刺激器等设备招标公告 百元支架让心内科不香了 下一轮集采会向哪个科室开刀? 福建省部分药品公开询价产品信息 甘肃省:215个药品废标,9个独家品种在列! 入冬防病 各科医生 最想告诉你的事 “互联网+”医疗服务将纳入医保政策 五原县人民医院骨密度测量仪等设备招标公告 松原市中医院采购高频电刀等设备结果公告 云浮市人民医院血液透析机及血液透析滤过装置招标公告 官方:改变村医身份 与医院人员同等待遇 广州市番禺区市桥医院采购便携式支气管镜等设备中标公告 庆阳市中医医院体外冲击波治疗机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医药产业成为浙江经济“V”型回升的“支柱线” 网售处方药“开闸” 提速千亿元市场有望重新洗牌 山东省药品集中带量采购 模拟报价、解密、议价、供货区域选择等模拟操作事宜 60亿PPI注射剂!华东医药过评了 7市联盟带量采购结果:史赛克、强生、威高… 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呼吸机等设备招标公告 召开浙江省部分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培训会 20个中成药厉害了!9个独家中成药亮眼 60亿大品种领跑 济宁落实药品集中采购政策 减轻群众就医负担 广东省中医院电子胃肠镜系统等设备结果公告 凤阳县人民医院全自动血细胞分析仪等设备(第二标包)中标公告 温州市鹿城区人民医院腹腔镜等10项设备结果公告 让老年人更好享受旅游生活 澳大利亚南澳州暴发疫情:将再次封锁、总理派部队支援 新疆疏附整个县域疫情风险等级降为低风险 防止耕地“非粮化”稳定粮食生产 怎么吃才能管理好血糖?专家说出了“12345饮食秘诀” 中国经济复苏韧性足 日本札幌升级疫情警戒级别民众被要求避免不必要外出 意大利研究称新冠病毒可能去年9月已在意传播 国家卫健委:11月17日新增确诊病例8例其中本土病例1例在天津 慢阻肺五点有迹可循 “咔嚓”一声,马上长高!“整脊”真有这么神? “春雷”行动治欠薪(新视点) 中国建成世界最大社会保障体系 全链条打击农村假劣食品(消费万花筒) 天津市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 培养造就新型农民队伍

互联网医疗将纳入医保 多方入局角力万亿市场

今年以来,互联网医疗频频站上风口。最近的“高光时刻”来自于其在支付端的政策破冰。

11月初,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参保人在本统筹地区“互联网+”医疗服务定点医疗机构复诊并开具处方发生的诊察费和药品费,可以按照统筹地区医保规定支付,支持“互联网+”医疗复诊处方流转。

招银证券对此评价称,这是政府发布的第一份详细的、包含明确时间表的线上医疗服务医保报销政策指导意见。

事实上,自疫情发生以来,互联网医疗相关的政策东风加速吹来。中国非公医疗医生集团分会副会长谢汝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对于互联网医疗行业来说,实现医保线上支付非常重要,这直接决定了用户群体的广度和就医的次数。此外,接入医保,也是一种官方背书,让更多人认可了互联网医疗这种形式。”

纳入医保支付

疫情带来的针对互联网医疗支付端的放开,并非“临时起意”,而是渐次推开的。

3月2日,国家医保局、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印发的《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互联网+”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明确,对符合要求的互联网医疗机构为参保人提供的常见病、慢性病线上复诊服务,各地可依规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按照《指导意见》,互联网医疗机构为参保人在线开具电子处方,线下采取多种方式灵活配药,参保人可享受医保支付待遇。

3月5日,互联网医疗又被首次纳入中央级医保文件。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中指出,将符合条件的医药机构纳入医保协议管理范围,支持“互联网+医疗”等新服务模式的发展。

此后,今年7月,国家发改委、国务院办公厅等部门再次接连发文,多次提及、细化将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报销范围的有关措施,直至近日迎来重大破冰。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根据国家医保局要求,所有地方政府要在年底之前最终确定相关细则。截至目前,江苏、天津、浙江等地均已发布将互联网医疗纳入医保支付范围的相关文件,此外,在线复诊续方的业务也在多地开始落地实行,从线上问诊、购药到医保支付的就医闭环陆续打通。微医集团副总裁张贵民此前在一场论坛上曾表示,互联网医疗服务被纳入医保报销范围是巨大的进步,它将打开一个万亿级别的支付方市场。

放开首诊仍待突破

支付端迎来破冰,但是否放开首诊却仍未明朗。

2018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曾下发《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其中明确“不得对首诊患者提供互联网诊疗”,这也是互联网医疗行业一直以来的行业红线之一。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的《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指出:“以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为载体,在卫生健康领域探索推进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和预约分诊制。”

该文件发布后,曾有多位行业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达了对此举的欢迎。

微医董事长兼CEO廖杰远曾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受益于首诊医保政策的放开,互联网医疗有望成为疫情之后的就医新常态。”

然而,仅1个月后,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动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和规范管理的通知》,其中强调,开展互联网医疗,各地要坚守医疗质量和患者安全底线,在开展任何试验探索时,不得突破现有法律法规和《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互联网+”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明确的有关规定。

“这意味着互联网医疗首诊权限目前仍不会放开。” 原微医―乌镇互联网医院副院长曲晓良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一旦实行首诊制,为保障用户的健康和权益,相关的配套政策和执行细则也要尽快出台。

竞逐万亿级市场

在用户群体急剧增长以及政策红利频出的当下,线上医疗在疫情期间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在国内疫情较为严峻的一季度,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注册量为1.9万家,同比上升62%;二季度热度持续,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注册量达到4.4万家,环比上升达134%。上半年共新增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6.3万家,同比增长153%。

目前,市场上不仅有互联网医疗平台企业,各地公立医院也开始通过自建或与企业合作的方式,进入互联网医院市场。

据不完全统计,疫情期间,全国至少有近200家公立医疗机构新开通了发热门诊及新冠肺炎免费互联网诊疗服务。

一位前外科医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前公立医院对做互联网医院项目兴味索然。“尤其是三甲大医院,本来每天的线下问诊数量就已经够多了,还要抽调人力做线上问诊,这需要一定的人力和技术成本。此外,从经济效益来说也并不划算。”

谢汝石指出,公立医院开展线上医疗业务有天然的优势。“在信誉上,比较知名的公立医院本身自带流量,尤其是已经在线下接受过医疗服务的用户,会更加信赖该医院。此外,公立医院的医生资源也比较丰富。”

在曲晓良看来,这并不意味着两者之间的竞争将会加剧。“用户通过本地医院的互联网平台进行线上问诊的情况较少,目前来看,更多的用户都是通过网络咨询异地的互联网医疗机构,这存在一定的空间错位,此外,一些互联网平台也与公立医院达成了合作,共同促进行业的发展。”

然而无论何方主导,互联网医疗都已经在国内市场试水多年,直到突然出现的疫情,让线上医疗真正实现了C端与政策端共同的突破。而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医院逐渐恢复正常运行,线上医疗是否还会持续繁荣?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疗所起到的积极作用毋庸置疑,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仍有很多痛点亟待解决。

“现有的互联网医疗业务中,线上医生的薪资大多来自一次完整的问诊服务,而在实际操作中,用户却很有可能存在转科室的情况。因此,互联网医疗在服务规范性方面还有待加强。此外,每次服务都要收费,这也导致了医疗服务的不连续性。总之,存在很多操作上的细节问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